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 生活随笔 >

宁新路美文欣赏念想花白(随笔

  宁新路,散文家。《财政文学》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财政部中国财政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著有长篇小说《财政局长》。著有散文作品10部:《别把阳光浪费了》《近处的风景》《人在西阳里》《朝着阳光走去》《空白一片》《阳光照到星期八》《来去无尘》《会笑的云》《相思树》《熟悉的陌生人》。

  长篇散文获第26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第五届“中国散文冰心奖”、第二届孙犁散文奖大赛一等奖、第二届中国报人散文奖等数十项文学作品奖。

  城市的店铺堆满了禽畜的肉,餐桌上也摆满了肉,但城市人与食它的禽畜不会有情感上的丝毫纠结,看不到血流如注的屠宰场面,更听不到活蹦乱跳的禽畜被屠的惨叫声,所有宰杀的悲惨场面,都被隔离在了城市门外。这让吃肉的人容易淡忘肉是屠宰而来的。即使想到肉是屠宰而来,也不会想到被屠宰时的动物是如何可怜和疼痛。

  动物本应与人平等,不该被屠杀。每一头被屠宰的禽畜,都是它母亲的“心头肉”,都有着同人一样的亲情情爱,都有同人一样对活着的美好向往,都有同人一样受到尊重的渴求,也都有同人一样求生的企盼和对死亡的惧怕,可它却被人当作了食物。可人在屠宰禽畜时却是翻脸不认它的,哪怕是对人勤劳忠诚的牛马狗,也会屠为口中之物。

  人似乎是以屠宰动物而活的,有人的地方就有屠宰场,人总把屠杀异类当作平常的事。人的食肉习惯,不是善举而来,是以残暴杀戮而来。人的善良里,为何存有屠杀的暴行意识,这是把屠宰看作习以为常行为的缘故。

  我每天在吃禽畜的肉,喜欢吃肉的我早已淡忘动物的屠杀,也很少想到肉有何不寻常的来历,早已把肉看成菜那样平常,也把吃肉当作吃菜那样习惯。但我每当看到肉的血,肉的刀口,肉上动物的毛发,肉上动物的腿脚和头颅,便会想起这些动物妩媚可爱的样子,也会想起在农村亲手饲养的禽畜被屠宰时铭刻于心的悲叫情形,常让入口的肉难以下咽,便感到吃肉的自己也是屠夫,是参与屠杀动物的帮凶。更有了这样的妄想,如若我不吃肉,如若我的全家不吃肉,如若这个城市人不吃肉,如若人类不吃肉,谁还会屠杀动物呢。倘若人们不杀动物,动物就会安然无恙。人与动物平等相处,应当是人最大的善。这样的善,相信会给人的灵魂带来无限的升华。

  花白,是我记事起的玩伴猪,我属相猪,我把自己看作猪,我把花白视为兄弟。它做了我一年朋友,它陪我玩了一年,在我的情感中它与我的兄弟姐妹没什么不同,它是家庭的一员,我与它有着深厚的友情,可它还是被宰杀了。与它生离死别的过程,成了我长久不快的记忆。

  我在花白被宰杀的几年里,常梦到它天真活泼地在与我玩耍,也常想它如活着该几岁,该长成什么样子,该做了几次妈妈了。后来上学得知猪是是五畜之一,是与人相伴久远的家畜,它寓意的步步高升、金榜题名,它体现的财神护佑、旺财催富,它象征的吉祥如意、老实忠厚等,越发让我感到猪既聪明又可爱,值得爱它。我想念花白。

  把花白当作朋友是幸福的。猪的寿命是二十年,可花白从出生到被屠宰,只活了一年,它应当至少有十九年的活头。想花白要是活着,还能陪上学的我玩上十年,也许还会更长。只因它是猪,只因人要吃肉,它必须成人的食物。说这是猪的命,我不信。那时我固执地认为,宰杀花白不公平,花白是我的朋友,是全家人的朋友,人怎么能杀朋友呢!我的心被花白的宰杀而受到伤害,我的心长久地为它死别的那一幕在流血。从此,我对屠杀禽畜怀上了恨意,憎恨屠宰,把屠宰动物视同屠杀人的朋友一般可恶。尽管我后来的憎恨被绝美的香肉淡化,也被人们食肉习惯同化,但我时常会涌起吃肉的心痛来,涌起吃肉的可鄙念头来。

  而我仍在吃肉,仍在吃猪肉。我生活在食肉的环境里,我的餐里常有肉,这使我内心很纠结。我多想远离食肉,我曾厌恶吃肉,便食素,但很快被人说服,也被我的身体“说”服,不吃肉身体会垮。我怕营养不良,我又吃起了肉。理由是,城市的生存压力大,空气污染重,蔬菜有毒的多,还有转基因有害食物,放弃吃肉而吃这劣等素食,身体定会出事。为活着,我得吃肉。这理由实是自己的自私,也是人的共同的自私。人总是以自己的利益对待世界,人总以自私理由在做破坏与杀掠的事。人屠杀动物的理由总是那么十足和保持着原始的野蛮,这是人的自私的存在,是人的人性恶的延续。这恶的延续,似乎纵容了人的残暴。

  人与人的粗暴相残的恶,是否来自屠杀动物的快感,一定有关。人应当终结对动物的屠杀,让人在记忆里消失屠杀动物的念头,让后代渐渐忘却屠杀。人一旦终结了对动物的屠杀,是否会变得相当善良,是否会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恶行和屠杀?应当是。

  我生活在无肉不餐的环境里,我对动物的怜悯心虽已麻木,但我的慈悲情怀犹在,我企盼早一天不再食肉。这天会是哪天呢?我又给自己的自私找了充分理由,那便是蔬菜无毒,空气无污,食物纯洁的那天。这样的企盼也许在这个城市等不到,但可以等到退休去空气和食物洁净的地方,彻底素食,不再食肉。我若同更多的人食素,定会减少屠宰动物,更多的人不食肉,就会少去更多屠杀。想到这样做会使世间少了更多动物被屠的血腥,尽管这想法有点幼稚,却仍心涌喜悦。

  人是可以不吃肉的。猪与许多家禽畜都是素食,不仅健壮,且还肥美。那些坚守素食的人,他们的素食生活意义深刻。素食生活让他们肠胃简单与轻松,也使他们培养起了深厚的慈悲情怀。人不食肉,也许真是不错的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