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 精美短文 >

【精彩短文】一个烧饼揭开股市的本质

  有内幕消息的人、C君的亲戚朋友在监管部门还没发布限价令的时候就高价卖掉了,部分消息灵通的人、手脚快的人打8折将烧饼转卖了,而大多数人花了近200元买入,最后不得不1元卖出,亏得血本无归。

  A君和B君两个人在街上卖烧饼,记住了,我们假设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卖烧饼。我们再假设他们的烧饼价格没有物价局监管,不需要向工商税务部门缴纳税费,也不必担心城管部门的端窝行动,总之就是很自由的摆摊设点;再假设每个烧饼只卖一块钱就可以保本;最后假设他们的烧饼数量一样多。你如果问我为什么有这么多假设,我只能告诉你,股市里任何技术面和基本面要成立,本来就有非常多的假设条件作为基础,这是游戏规则。

  可能是因为他们选择的地段不理想,也可能是当地的居民不喜欢吃烧饼,A君和B君的生意很不好,辛辛苦苦站了一天,也没有一个人买他们的烧饼。

  A君说“好无聊啊”,B君说“好无聊啊”,各位读者朋友读到这里也会说“好无聊啊”。这时候整个故事的气氛就像股市中的震荡行情,一点都不活跃。

  为了不让大家无聊,A君对B君说:“要不,咱们来玩个游戏?”B君说,“好”。故事就此展开……

  于是在整个市场的人看来(包括各位读者朋友),烧饼的价格飞速上涨,不一会烧饼的价格就涨到了20元/个,如果每个烧饼的收益是0.2元,那么就意味着最初只有5倍市盈率的烧饼瞬间变成了100倍的市盈率了。不得了,烧饼的交易过程中产生了巨大的泡沫,令人意想不到的是,A君和B君两个人的烧饼数量仍然一样多,他们钱包里的钱也分文没有改变,然而他们的烧饼价格的确是上涨了啊,按照新会计制度来核算,他们拥有的资产也的确是“增值”了,他们所拥有的烧饼“市值”也的确是增加了许多,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正在两个人找不到头绪的时候,聪明的C君出现了。C君刚才听自己的朋友说烧饼涨价了,要赶快去买,说不定买了之后再卖给别人还能赚一笔。C君也确实发现,他刚来的时候价格只有5元,很快就涨到了20元了。C君是个经济学家,也是股市中的投资兼投机实践家,简单地说是个“庄家”,他确信烧饼还没到顶。旁边的“分析家”和“股评家”虽然不敢买,却大胆预测烧饼价格的线元的价格买了一批烧饼,在C君的示范效应下,群众开始疯狂抢购价格飞涨的烧饼,当A、B二人的烧饼全部卖完的时候,每个烧饼的价格已经达到了80元了。我们惊奇地发现,这个故事中所有的人都赚到了钱。

  答案是没有人亏钱,皆大欢喜。故事还没有结束,我们继续。这些买烧饼的群众有些人比较理性,认为一个原本只值1元的烧饼涨到快100元了,已经有很大的风险了,于是转手卖给了别人。一些胆小的人也在接近100元的时候卖掉了,然而当他们卖完后,发现烧饼价格已经突破了100元,一口气涨到了120元。后悔莫及啊!于是又杀个回马枪,倾家荡产地买了一大堆烧饼。

  当烧饼价格突破了“分析家”和“股评家”预测的100元之后,群众开始预测烧饼要涨到200元、300元甚至500元。这种利润多么大啊,比银行存款高了不知道多少倍了!于是,再也没有人愿意卖了,都死死地抱着自己心爱的烧饼,即使没钱吃饭了,也不舍得吃掉手上的烧饼——这不是吃烧饼,是吃金子啊!

  没有烧饼卖了怎么办?有高人提出了妙招:可不可以进行期货交易、期权交易啊?发行权证也好。

  当烧饼价格快涨到200元的时候,期货、期权、权证等新的交易品种也相继出现了。C君一直控制着超过50%的烧饼,这个时候他打算去挖掘下一个交易品种——面包。于是他在200元附近偷偷地把手上的烧饼全部卖掉了,利润整整为10倍。可是面包是个新生产品,没有人去买,大家的心思还留在烧饼上面。怎么办呢?只有让大家卖掉烧饼才有钱啊。于是C君又偷偷地跑到监管部门,举报群众在倒卖烧饼,使得烧饼产生了巨大的泡沫。

  监管部门跑到那里一看,不得了!这样的物价不会导致通货膨胀吗?不利于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啊!要打压!于是监管部门下了一道命令:每只烧饼限价1元,并鼓励A君和B君继续大量制作烧饼。与此同时,工商部门找到了A君和B君,要求二人注册商标并有固定的办公场地,税务部门要求A君和B君缴纳税费,也要求烧饼交易者缴纳交易税,城管部门也出来抓人了,哪个敢当街交易,统统罚款。

  崩溃了,崩溃了,崩溃的不但是烧饼的价格,崩溃的包括买烧饼的群众。有内幕消息的人、C君的亲戚朋友在监管部门还没发布限价令的时候就高价卖掉了,部分消息灵通的人、手脚快的人打8折将烧饼转卖了,而大多数人花了近200元买入,最后不得不1元卖出,亏得血本无归。

  可是市场没有早知道,世上没有后悔药,这和炒股一样感觉,金融市场本就是一个追本逐利的市场,机构有融资的自由,有操纵股价的能力,这些都是我们心知肚明的,而我们既然还去参与,只能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等不好的现象丢到一旁,认真做好自己的本分。让自己强大起来,对手自然相对渺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