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 古典诗词 >

阅读习惯养成的最佳方式:亲子共同阅读

  阅读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但它像长在灵魂里的一台机器,需要启动、激发,也需要培养。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做父母,况且在自己身上适用的方法未必适用 于孩子。想让孩子真诚地爱上阅读,父母的责任其实很简单,就是保护和陪伴:保护孩子天然的阅读力,陪伴孩子养成阅读的终生习惯。

  与物质匮乏时代极有限的阅读材料不同,如今的家长不是发愁孩子没书读,而是书太多,不知读什么,怎么读。书店、网上书城、报纸、电视天天卖书推书,开列长长的书单,关于阅读的讲座一场接一场,却反而让家长面临选择困难症,总不能把所有介绍的好书都搬回家吧?

  据了解,教育搜索平台智学汇从其20多万家长用户中选取了北京、广州、深圳三个城市的5000个用户,进行了调研。调查数据显示,在0至13岁的儿 童中,81.28%每天都有课外阅读需求,而最受家长和孩子欢迎的图书品类排名第一的,则不约而同指向了绘本(35.19%的家长和37.04%的孩子选 择了绘本作为最喜爱的书,远超排名第二的益智游戏类图书)。

  台湾作家、译者、童书编辑、亲子阅读推广人余治莹在近期广州悠贝亲子图书馆主办的阅读工作坊和讲座中表示,好的绘本通常是有趣的、幽默的,孩子读起 来会很开心,又能有所共情。“好的图画书不会严肃地教育孩子,而是与孩子交谈、交流。孩子自己会倾听到书中的见解,读出人物表情和人物之间的微妙,并从中 听到他们自己的声音。”

  好绘本对孩子的吸引,有时候是惊人的。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孩子会愿意反反复复读同一本书,或让爸爸妈妈不断重复昨天才讲过的故事。有时候,在阅读中收获最大的人,并不一定是读过很多很多书的人,反而可能是把一本书翻来覆去琢磨透的人。

  绘本其实是舶来品,进入中国的时间比欧美和日本要短得多。但世界各地列出的绘本书单,还是都离不开经典,比如《野兽国》、《小蓝和小黄》,更是经典中的经典。

  为什么要阅读经典绘本?“就如同朗读经典唐诗一般。唐诗300首,是从上万首唐诗中精选出来的,成为经典,一定有其意义所在。而经典绘本,定是经过提炼的东西,让孩子透过文学和艺术,去理解认识和感知这个世界,植下语言的种子,留下快乐、美好的阅读经验。”

  余治莹建议,还拿捏不住是否为孩子选绘本的,以及分辨不出何为经典绘本的家长,就从凯迪克获奖作品中选书吧!“凯迪克获奖作品的评选标准之一,就是须超越以往的作品形式。经历数十年的凯迪克大奖作品,应该是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

  作为多年绘本创作者和国外绘本的翻译引进者,余治莹对绘本这种多图少文的图书有特别的阅读心得。

  给孩子读多少本书才够?余治莹援引著名国际读写能力顾问梅·福克斯的建议说:在孩子自己学习阅读之前,最好先聆听1000本故事书。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夸张,但如果每天给孩子讲三本书——一本孩子喜欢的,一本孩子熟悉的,一本孩子没看过的,这个目标并不难达到。

  没有孩子不喜欢听故事,而且孩子往往有大人想象不到的耐心和领悟力。很多家长都会惊喜地分享同一个现象:才两三岁完全不识字的孩子,在经常边看边听 父母讲一本书后,翻到任何一页几乎都能一字不落地复述平时听到的内容,就像真的认识字一样。这并不说明这些孩子都是天才,而是他们都得到了良好的“听书” 教育,在一遍遍地讲述中,他们自有积累的阶段和领悟的时刻。

  余治莹建议,家长在给孩子读绘本时,最好清清楚楚地朗读,引领孩子体会节奏。“这时候,不需要加词添句,也无须看图说话,让孩子完整地体会文字的优 美及韵律感;也不必刻意用播音腔诵读,保持自然的声调即可。此外,在朗读时要注意节奏感,依着书中的情节,或快或慢,行进有序。”

  婴幼儿主要靠感官吸收信息,而阅读则是综合几种感官的学习。“跟孩子共读时,我们将他抱在怀里,让他感觉温暖与爱,然后一边让他看图,一边引导他跟 着念,还可以拉着他的小手摸一摸书的材质(包括纸张、布料、塑料等),当他们在用眼睛看、用耳朵听、用嘴巴念、用手指触摸的时候,脑中已将所接收到的信 息,形成突触,快速连结。”

  有些父母与孩子共读时,喜欢直接看图说故事,自己演绎。这原是一件极有趣的事,能引发孩子的共鸣,不过却容易在第一时间抢了孩子自行读图探索的机会。这是很多家长容易忽略的。

  孩子在第一次接触新故事时,是希望自己体会的。余治莹建议,在第一遍看图时,把“探险”的主控权留给孩子,不要发问,留给孩子反刍回味的时间。让他们再翻阅一遍,或喃喃自语,或指指图画,无论如何,让他们充分体验阅读后的快乐滋味。

  曾经采访过一位13岁就写出20万字魔幻网络文学,并因此成为广州市作协最年轻成员的广州女孩杨琲儿和她的爸爸。这位爸爸在女儿很小的时候也给她看 绘本,当他发现女儿很有天赋,第一次看到图就能讲出故事的意思时,他便开始有意识地和孩子玩起了角色扮演——“别人家是讲故事,我们家则是聊故事”。

  就算是看老掉牙的《龟兔赛跑》,杨琲儿在爸爸的引导下也能饶有兴趣地进行故事新编。看完这个故事,爸爸当即问她,兔子除了因为睡懒觉失败,还可能因 为什么而失败呢?她竟随口说出上十种令爸爸瞠目结舌的答案。比如,她说,龟兔赛跑必须经过一条河,但兔子不会游泳,所以输给了乌龟;或者,兔子在路边看到 很多红萝卜,因为贪吃耽误了时间,就输了。再比如,看到故事里一只小狗在沙漠里悲惨地渴死,杨琲儿却认为:沙漠里没有电线杆,而小狗撒尿需要电线杆,就被 尿给憋死了。

  尽管答案幼稚可爱,不合常理,但孩子的想象力被爸爸的问话充分调动,爸爸也开放性地最大程度保护着孩子阅读的延伸,最终培养出一个想象力极为丰富的搞怪小作家。这颇有点“把薄书读厚,再把厚书读薄”的感觉。而这样的互动时刻,也是孩子心中不可磨灭的温情时刻。

  最好的教育就是陪伴。当我们在谈论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时候,我们谈论的也不止是一本两本书的内容本身。经过市场淘洗而沉淀下来的经典童书,对孩子的影响不会有太大的区别,但家长如何对待阅读这件事,以及在孩子的阅读启蒙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却可能造就出完全不一样的孩子。

  “童书不是简单直白地告诉孩子要爱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重要的是让孩子感受到爱,在充满安全感的心态中长大。”余治莹说。而你每天晚饭后在书房一角 静静地打开书,或在每天睡前搂着孩子读几页故事的行为,本身就是在告诉孩子:阅读习惯最好的养成方式,便是我和你一起做这件事。